地球村国际教育

  • 韩国人绝对服从长辈?
  • 韩国文化强调“尊重并绝对服从长辈或权威”。毫不夸张地说,韩国孩子从出生起,就开始接受尊重长辈、服从师长的教育。

    民众悼念在“岁月号”沉船事故中遇难的檀园高中学生和教师。

    韩国“岁月”号客轮发生严重倾斜后,200多名学生按照船方指令留在客舱,错过逃生黄金时间。幸存乘客中,不少人因为没有听到、或者无视船方指令,包括一些私自到甲板上抽烟的淘气学生。

    这起海难让民众对韩国社会深入人心的“绝对服从长辈或权威”教育方式和观念进行反思。

     

    无处不在的敬语

    韩国文化强调“尊重并绝对服从长辈或权威”。毫不夸张地说,韩国孩子从出生起,就开始接受尊重长辈、服从师长的教育。

    这种现象也体现在韩国的语言上。在韩国,年龄小的一方对学长或长辈必须使用敬语,即使仅小一岁,也必须尊称对方为“哥哥”、“姐姐”或“师兄”、“师姐”。若年龄小的一方称年长一方为朋友,则会被视为极为不敬。

    初次见面的陌生人也必须使用敬语,除非一方明显年长。在不能明确分辨对方年龄或者表示礼貌时,双方都会用敬语进行交流。因此,韩国人初次见面时通常问对方年龄,借此判断是否应该使用敬语。初次见面的韩国人经常会说:“噢,我的年龄比你大,那我就不使用敬语了,可以吧!”

     

    学童年龄的困扰

    记者在韩国生活六年,对于韩国社会对长幼尊卑的严格划分深有感触。有一次,儿子和幼儿园小朋友在公园里踢球,一个看起来略小的小朋友也想加入。记者对儿子说:“你们带他一起踢球吧。”可是,不到十分钟,另一名小朋友母亲突然把那个略小的小朋友叫到旁边问:“你几岁了?”小孩回答:“四岁”。那位母亲说:“他们已经五岁了,你要称他们为哥哥,不能没有礼貌。”

    从这名母亲的反应不难看出,小孩也被严格要求遵守“前辈”和“后辈”的观念。韩国孩子从小就被教育要有“前辈”风范,而这种观念有时也让孩子产生困惑。

    韩国的幼儿园和学校基本都会将同年出生的孩子安排在同班。这样,班上的所有同学都是“朋友”。但华侨国际幼儿园是将9月初至次年8月底出生的孩子分在同一个班,因而许多刚入学的孩子会问家长:“为什么某某比我小一岁,但老师却说他和我是朋友,不对我说敬语?”家长们会解释:“无论年龄,在一个班就都是朋友。”

     

    苛刻的长幼尊卑

    在职场上,若一个人与比自己小的人一起入职,那么他们就是“同辈”。如果年轻者先入职,后来的年长者也得尊称其为“前辈”。“前辈”可以在工作中斥责或指使这些年长的“后辈”。

    “后辈”有时会心里极不舒服,甚至与“前辈”发生矛盾。但大部分人会站在“前辈”一边,因为“前辈”应该被尊重。

    当然,辈分长的人也被要求担负起相应的责任。在公司里,“前辈”有义务照顾“后辈”,若“后辈”犯下错误,“前辈”会毫不留情地指责,但之后应为“后辈”分担或承担相应的责任。聚餐时,一般都是“前辈”买单。

     

    “长婶”身上的压力

    韩国家庭一般有多个子女,老大是最被重视的一员,老大的妻子在家里也担当起“长婶”的职责。有时会出现弟媳比嫂子年长,但她依然要尊称嫂子为“兄尊”。若她对嫂子不敬,就会被全家人指责。

    “长婶”在重大节日或家庭活动时,要首先担当起准备工作。所以,一到节假日,“长婶”不但工作量大而且精神压力也很大,因为若准备不好,首先被婆婆骂的就是自己。当然,给老人零用钱方面,长婶也应该出得更多一些。

    正是在这种社会环境下,韩国家庭推崇严厉并教条地教育自己的孩子,大多数孩子都被教育成服从命令、顺服权威、不知变通的类型。

    韩国媒体认为,这种教养方式,容易使孩子的性格走向两种极端:要么极端叛逆,不服权威;要么胆小听话,事事都看“权威”的脸色,必须接受指令才知道该做什么。

     

    长辈们去哪儿了

    韩国社会中,“长辈”们极为重视社会对自己道德、名声的评判。

    “岁月”号船长和部分船务人员逃跑,引起韩国民众的极大愤怒,人们对韩国社会一直以来崇尚的所谓“服从权威”和“担当职责”的观念提出质疑,认为这种“服从权威”的观念强调的更多是服从,而不是“担当”。因此,人们认为,必须严惩相关失职人员,让更多的“权威”们意识到并担负起自己应尽的责任。

    与“岁月”号船长率先逃生不同,来自安山市檀园高中52岁的副校长姜某因不堪压力,获救后不久自缢身亡。遇难学生大多是檀园高中参加春游的中学生,作为春游活动主要负责人的姜某因无法面对学生遇难和家长指责而自杀。他留下的遗书写道:“学生们都困在船里,而我却活了下来,我没有信心继续一个人走下去……”作为长辈,姜某对于自己未能担起保护学生的责任深切自责。

    人们绝对服从“权威”,这也意味着,既然大家是因为服从、尊重“权威”的判断和决定而出现了严重后果,那么“权威”就必须将责任背起来。韩国社会普遍认为,“权威”必须对重大责任事故敢于引咎、勇于担当。但姜某用结束自己生命的方式解脱,使无数韩国人感到痛惜。毕竟“权威”并不是万能的“神”。

评论 0

위지윅 사용
  Read  登录日期